首页>>问海百科>>海洋文化
最新
最热
考古学家呼吁:以“海洋”思维研究文化与文物
2018-05-17 13:24:32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山东大学等研究机构的30余位考古学家127日在济南召开的一带一路与山东研讨会上,呼吁中国考古学界加强水下考古,关注海洋文化研究,以海洋思维研究文化与文物。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中心主任赵志军认为,在以农耕经济为核心的传统文化观念影响下,以往中国考古学界对海洋文化和海陆传播研究重视不够,未来应以海洋思维去研究文化与文物,小麦如何传入中国”“南岛语族的起源究竟在哪里等问题或有望找到新的答案。

  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下,考古学界应加强海洋文化研究,赵志军提出,目前海洋文化研究面临两方面难题,一是由于全新世的海平面上升导致缺乏沿海地区考古遗址相关资料,二是海洋文化的交流和传播大多数是跨国度的,需要国际合作研究。

  “学问是时代的学问,应与当今世界的发展联系在一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白云翔说,现在考古学界应用一带一路思维去回看过去已经发掘的考古成果,把原有资料和现有资料进行有效整合。

  白云翔认为,探源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不仅需要水下考古,更应该水陆并进,因为丝路带来的跨地域交流所产生的大量文化最终在陆地沉淀。

  此间,多位专家还就山东与一带一路的关系进行深入讨论。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方辉说,从山东已发掘的历史遗存来看,古代齐国出土的绿松石桃型耳坠、金银器等文物,明显具有中亚、西亚风格,说明山东尤其是古代齐地已与波斯等丝路沿线国家产生文化贸易交流。

  中国海洋大学文化产业系讲师陈杰说,对于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丝绸之路而言,山东不是局外之地。从通道研究看,山东位于海、陆丝路的中点,连接洛阳、西安与登州等港口;从货源研究看,古代山东地区尤其是济水等交通干道沿线盛产丝绸,任城国(今济宁一带)、鲁梁(今山东、河南一带)等地均是红缇等优质丝绸的产地,部分有文献记载。他建议,山东对出土尚存的丝绸文物进行更细致的分析,以丝绸为切入点,追溯山东与一带一路的渊源。

  据山东省文物局副局长周晓波介绍,为增强水下和海洋考古力量,山东现已成立了水下考古研究中心,开展了大运河济宁段、南阳湖湖中运道、威海湾近现代沉船、昌邑元代沉船遗址发掘等项目。山东还与国家文物局共同在青岛投建国家级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基地,由青岛投资并负责建设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北海基地。

 


来源:中国新闻网 


建设海洋强国正当其时
2018-05-17 13:15:02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陆海统筹,加快建设海洋强国。建设海洋强国,符合我国发展规律、世界发展潮流,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选择。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坚持陆海统筹、加快建设海洋强国,要把发展海洋事业融入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伟大事业,开启海洋强国建设新征程。

  新时代海洋强国建设取得显著成就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度出发,着力推进海洋强国建设,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举措,推进一系列重大工作,推动我国海洋事业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

  做大做强海洋经济。海洋经济转型升级效果明显、亮点频现,海工装备、海洋电力等新兴产业不断取得突破,海洋渔业、船舶制造等传统产业加快提升改造,海洋服务业创新发展并领跑海洋经济,海洋休闲娱乐、涉海金融等新兴业态彰显生机活力。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凭借海洋经济优势不断焕发新的活力,海洋已成为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开放格局中的关键一环。

  深入实施科技兴海。近年来,我国海洋科技创新推动海洋事业发展的引擎效应凸显。蛟龙号达到世界应用型载人潜水器最高水平,与海龙号潜龙号组成的三龙深海装备体系基本成熟。海水淡化技术、波浪能和潮流能发电、系列海洋卫星等跻身国际领先或先进行列。南海神狐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成功,标志着中国成为世界首个成功试采海域天然气水合物的国家。

  着力推进生态管海。深化海洋生态文明体制机制改革,将生态管海贯穿于海洋工作全过程。海洋主体功能区制度逐步落地,海岸线保护与利用、围填海管控、海域和无居民海岛有偿使用等机制加快建立,海洋空间规划约束和资源集约节约利用不断强化,生态+海洋管理新模式不断完善。湾长制、海洋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等改革试点顺利开展,蓝色海湾、生态岛礁等大工程统筹实施,海洋生态环境治理成效显著。

  大力构建蓝色伙伴关系。以一带一路建设为牵引,提出并构建蓝色伙伴关系,中国的海上朋友圈越来越大。积极承担大国责任,在应对气候变化、保护海洋生态环境、推动海上互联互通等领域与其他国家开展务实合作,提供海洋公共产品,为全球海洋治理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加强维权执法,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和海洋安全。通过加强对话磋商、深化互利合作、灵活运用规则,开展法理维权,正确引导舆论,实施有效管控,妥善应对和化解周边各种海上风险和复杂局面,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赢得和平稳定环境。实施海洋走出去战略,拓展发展新空间,加强双多边海洋合作,维护我国海外利益和海洋合法权益。

  海洋强国建设迎来历史机遇期

  目前,我国海洋强国建设迎来历史机遇期。加快建设海洋强国,行动有指南、国家有基础、人民有需求、环境有保障。

  理论指导日臻完善。习近平同志关于建设海洋强国的重要论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同志强调,海洋在国家经济发展格局和对外开放中的作用更加重要,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中的地位更加突出,在国家生态文明建设中的角色更加显著,在国际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竞争中的战略地位也明显上升。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蕴含的陆海统筹观念,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相统一的海洋利益观,和平合作的海洋发展观,共建共享共赢的海洋安全观,坚持走依海富国、以海强国、人海和谐、合作共赢的发展道路等,为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提供了科学理论指导和行动指南。

  综合国力大幅提升。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总量突破80万亿元,国内生产总值稳居世界第二,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改善,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不断提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梦、强国梦深入人心。随着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我国的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和话语权显著提升。强大的综合国力、管用的制度机制、坚定的发展信心,为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提供了强有力的物质基础、制度保障和精神动力。

  内在需求日趋强烈。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建设海洋强国,必须主动适应和把握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推动海洋事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当前,我国海洋事业已进入发展加速期。在我国现代化建设进入新阶段、跃上新水平的大背景下,海洋事业发展不能满足于既有的成就、速度和水平,而应对接国家目标,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海洋经济发达、海洋科技先进、海洋生态健康、海洋安全稳定、海洋管控有力的新型现代化海洋强国,让海洋成为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保障。

  国际环境总体向好。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可以说,我国建设海洋强国机遇与挑战并存、机遇大于挑战。当前,我国与主要海洋大国、周边国家以及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参与国家打造命运共同体成效初显。中美两国在海洋科技、环境等领域的合作有序推进。中俄关系高水平运行,一带一路冰上丝路良好对接。我国同周边重要邻国的交往与合作不断加强。展望未来,我国与世界各国的海洋合作前景广阔,为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提供了有利国际环境。

  走好新时代海洋强国建设新征程

  新时代开启我国海洋强国建设新征程。要深刻认识海洋强国建设对于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大意义,全方位、有侧重地狠抓落实,走好新时代海洋强国建设新征程。

  立足我国基本国情。进入新时代,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加快建设海洋强国,不能脱离这个基本国情和最大实际。我国海洋强国建设应有所取舍、有所为有所不为,通过和平利用海洋,努力构建公平公正合理的国际海洋新秩序。积极承担与自身国际地位相匹配的责任,推动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为纽带,以构建蓝色伙伴关系为平台,努力协调海洋发达国家与海洋发展中国家、海洋地理有利国家与海洋地理不利国家、沿海国家与内陆国家之间的海洋利益分配,促进共享海洋发展机遇,推动海洋经济增长惠及所有国家。

  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这是破解海洋发展难题、提升海洋强国建设动力、打造海洋发展优势的根本途径。应深入贯彻创新发展理念,打造海洋经济发展新动力,提高海洋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深入实施海洋科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力争在安全、绿色、深水等海洋高技术重点领域取得突破,着力解决我国海洋事业发展快而不优的问题。深入贯彻协调发展理念,促进海洋事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整体谋划全国海洋发展空间布局,正确处理国际与国内、海洋与陆地、港口与腹地、海洋利用与保护的关系,着力解决我国海洋事业发展粗放和不平衡问题。深入贯彻绿色发展理念,加强海洋生态文明建设。探索低碳循环的海洋经济发展模式和政策制度,推进以生态系统为基础的海洋综合管理,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美丽海洋、洁净沙滩、蓝色海岸的需要。深入贯彻开放发展理念,促进内外联动。构建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两头在海的开放型经济格局,深化拓展双边海洋合作,积极引导多边区域合作。深入贯彻共享发展理念,造福民生。突出民生优先,在防灾减灾、观测预报、监测评估等领域提供更多海洋公共产品和服务,推动海洋工作向满足国计民生需要转变。全面推进依法治海,加强海洋宣传教育,提高全民海洋意识。

  大力实施陆海统筹规划部署。加快建设海洋强国,要在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基础上,全面把握陆域和海域空间治理的整体性和独特性,重视以海定陆,匹配陆海功能定位、空间格局划定、开发强度管控、发展方向和管制原则设计、政策制定和制度安排,加强陆海开发和保护的统一规划、协调,既大力发展海洋经济又保护好海洋生态,不断提高海洋科技水平。在健全国土空间开发格局方面,不断完善主体功能区配套政策,深入实施海洋主体功能区战略,健全不同海洋主体功能区差异化协同发展长效机制,推动主体功能区战略在市县层面精准落地。在海洋经济调控与指导方面,高度重视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把海洋经济管理重点放到为国家宏观决策服务、引导社会和市场预期上。在加强海洋领域军民融合发展方面,充分发挥海洋对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防建设双向支撑作用,统筹蓝色经济发展和海洋国防建设需求,把军民融合发展作为建设海洋强国的长远战略抓手。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方面,深度参与全球海洋治理,积极承担大国责任,为国际海洋秩序向公平公正合理方向发展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来源:人民网

钓鱼岛自古属于中国
2018-04-02 14:13:26

(来源: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大量历史文献无可争辩地表明,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特别是明清两代有关钓鱼列岛的史籍不胜枚举,这些文献记录了中国人发现、命名钓鱼列岛以及钓鱼列岛纳入中国版图的历史事实,记载了中国政府将钓鱼列岛纳入版图、长期实施有效管辖的历史进程。

  最晚从明代开始,中国历史文献即已记载钓鱼列岛,目前所见最早记载钓鱼列岛的史籍,是成书于1403年的《顺风相送》之福建往琉球(针路),书中详细记载了从中国驶往钓鱼岛的航路,并对钓鱼列岛的名称做了十分清晰的记录,表明至少在14世纪、15世纪中国人已经发现并命名了钓鱼列岛。

  在明代钓鱼列岛纳入中国疆域版图,已成为既成事实。明洪武五年(1372年),明太祖朱元璋派杨载出使琉球,诏告即位建元,并册封察度琉球王。从此,琉球王均由中国皇帝册封。官方与民间来往频繁,中、琉关系十分密切。钓鱼岛位于中国大陆与琉球之间,是册封使赴琉球必经之地,所以有关钓鱼列岛的记载大量出现在中国使节所撰写的报告中,透过这些报告,可以十分清晰地看到钓鱼列岛已是中国疆域的组成部分。

  嘉靖十三年(1534年),陈侃在《使琉球录》中完整记录了明朝册封琉球诸大使的航海经历。书中十分清楚地指出了中琉疆域的分界:古米山属于琉球,钓鱼列岛在中国版图之内。类似的记载在史料中屡见不鲜。如第十二次册封使郭汝霖、李际春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著《重编使琉球录》也指出,赤屿以近(包括钓鱼岛在内)属明朝疆域。而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成书的《日本一鉴》,由“奉使宣谕日本国”的郑舜功撰写。该书更加明确地记录了钓鱼岛列岛为中国台湾所属。古代称台湾为“小东”。书中记载“钓鱼屿,小东小屿也。”意即钓鱼屿是属台湾的小岛。《日本一鉴》是一部具有官方文书性质的史籍,它反映出明朝政府早已确认钓鱼列岛是属于台湾的小岛群,而钓鱼列岛归属中国版图已确凿无疑。

  至崇祯二年(1629年),曾任职于兵部职方司的茅瑞徵,在《皇明象胥录》中指明,从福建出航,未到古米山之前所经岛屿均为中国所属。古米山是琉球国境,叶壁山再向东走才是日本。钓鱼列岛当然在中国疆域之内。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明代钓鱼列岛纳入了海防范围,明朝政府对钓鱼列岛实施了有效管辖。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福建总督胡宗宪幕僚郑若曾著《筹海图编》,其中《沿海山沙图》不但记录了台湾、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岛屿属于福建海防范围以内的情况,而且系统标明了这些岛屿的位置与统管区域。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吏部考功司徐必达根据《筹海图编》中的“万里海防图”重绘《乾坤一统海防全图》,图中钓鱼列岛明确标明在中国海疆海防范围内。

  天启元年(1621年)茅元仪《武备志》海防二《福建沿海山沙图》,明确把钓鱼山、黄毛山、赤屿绘入福建海防区域。此外,郑若曾《郑开阳杂著》卷一《万里海防图》福(建)七图、福(建)八图,施永图《武备秘书》卷二《福建防海图》等图籍,也都把钓鱼屿、黄毛山和赤屿绘入福建海防区域之内。

  至清代,中国史籍中有关钓鱼列岛的记载可谓汗牛充栋,不胜枚举。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清朝第二位册封使汪楫在其所著《使琉球杂录》卷5中,记载了使节一行乘船从五虎门出发,经彭佳屿、钓鱼岛,第二天到达赤尾屿的航程。同时记录了途经钓鱼岛、赤尾屿后过沟祭海的情况。由书中记载可知,当时使节走出中国疆界时,在“黑水沟”一带要举行祭海仪式,以求平安。而类似的记载还见诸于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册封副使周煌编撰的《琉球国志略》、嘉庆七年(1802年)册封使李鼎元著《使琉球记》、嘉庆十三年(1808年)册封使齐鲲著《续琉球国志》、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册封使徐葆光著《中山传信录》等。这些文献无一例外地记载,琉球海沟是中国与琉球之间的分界,钓鱼列岛在中国疆界之内。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黄叔敬“以御史巡视台湾时所作”《台海使槎录》卷二《武备》列举了台湾所属各港口,不仅包括了钓鱼列岛,而且将钓鱼列岛视为中国海防前沿要塞。类似记载还见于清人范咸等著《重修台湾府志》、余文仪著《续修台湾府志》和李元春著《台湾志略》等书。

  同治二年(1863年),胡林翼、严树森等编绘的《皇朝一统舆图》用中文地名标出了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等岛名;而凡属日本或琉球的岛屿,皆注有日本地名。作者在跋文中特意注明,“名从主人,如属于四裔,要杂用其国家语”。这明白无误地说明钓鱼列岛是中国的领土,与日本毫不相干。

  综上所述,至晚从明朝开始,钓鱼列岛就已不是“无主地”,而由中国明朝政府将其作为疆域的组成部分和海上防区确立了统治权。日本最早“发现”钓鱼列岛,是在日本吞并琉球,将琉球国改为“冲绳县”之后的1884年,比中国文献最早记载发现该列岛至少晚了将近500年。尽管钓鱼列岛长期无人居住,但无人岛绝不等于无主岛,钓鱼列岛由中国人最早发现、最早命名并最早编入版图,是由中国人最先记载、利用并最早实施管辖的。毫无疑问,中国自古以来就拥有钓鱼列岛主权,这一立场拥有无可争辩的历史依据。


海洋文化史上 的渔具故事
2018-04-02 14:06:03

(来源: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初看《渔具列传》这本书的名字,先以为这是一本关于“钓鱼的书”,后来以为是一部“历史学术论文”,万万没想到这是一部小说。

  作者盛文强,1984年出生于青岛胶州湾一个海岛上,童年、少年都在海岛上度过,父亲是当地典型的渔民。走出海岛、走出父辈命运的盛文强,又选择以写作回归海洋。近年来奔走于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之间,采集渔民口述史、海洋民间故事,整理中国古代海怪、古代渔具的图像史资料,兼及海洋题材的跨文体写作实践,在这本《渔具列传》之前,著有《半岛手记》、《海怪简史》。

  这部《渔具列传》,是由“史实”和“虚构”合二为一的一部独特的小说。作者从构思、动笔到出版,整整用了5年。

  出场方式适合“自我分裂”

  “那些年,我正在半岛一带考察并采集渔具实物影像,为拙著《渔具图考》准备第一手资料。这天上午从海滩上采样拍摄完毕,回到渔村休息。当我走进所借宿的渔家大院,本家女主人见我回来,便搁下针线,起身回屋去准备饭菜。此时忽见方桌上的针线盒下垫着一本线装书,抽出来观看,见封面已残,露出的内页皆为工楷小字,部分笔画脱落,封底尚在,惜有红色圆珠笔涂鸦的痕迹:一片旋风式的线条包裹下,两条鱼叠加的纹样清晰可见,这是渔家子弟常见的涂鸦方式。书中还夹杂有渔具图样数幅,墨线圆滑婉转,却时有剥落,仓促之中难以辨认,于是向女主人索来,女主人漫不经心地答应了。归来细看,吃惊非小。这分明是一部来自民间的微型渔具史,内中分门别类,有着完整的体系,而各篇文字却荒诞离奇。其开篇的《广渔具图谱传序》是这位作者‘枕鱼斋主人’自报家门、直陈心迹之文。”

  盛文强在本书的“导读”中,设下了“枕鱼斋主人”这个人物,并且牵引出《广渔具图谱传》一书,并称“《渔具列传》是由枕鱼斋主人的《广渔具图谱传》手稿拓展扩充而来”。

  初读此书者,会以为真存在《广渔具图谱传》这本书,也真存在这样一个古人——“枕鱼斋主人”,这个人没有留下名姓,是清末胶东某海岛上的落第秀才,科举废除后以贩卖鱼虾为生。其实,这些都是盛文强作为小说实验性文本设计虚构出来的。盛文强说,这种“出场方式”适合进行“自我分裂”,获得一个多元的视角。“枕鱼斋主人”身上有盛文强本人的影子,生长在渔村,以打鱼为生,对渔具极为熟悉,但内心却潜伏着某种特定的精神追求。

  “沪”“汕”都是渔具的名字

  在《渔具列传》中,我们读到的当然不仅仅是虚构,还能读到很多被人遗忘的“知识”。这本被誉为“国内首部关于渔具及海洋文化的笔记体小说”,其中有着许多我们从未读过的古老渔具的故事。《渔具列传》分为舟楫、网罟、钓钩、绳索、笼壶和耙刺六个部分讲述。全书构思缜密,以“列传”的形式记写我国古老海洋文化历史上的渔具故事。

  比如在我国沿海城市中,最为典型的渔具地名,当属沪与汕。众所周知,上海简称沪,亦称沪上,但鲜为人知的是,沪是一种古老的渔具,其雏形甚至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

  沪最早见之于地名,可追溯至东晋时的上海一带。那时吴淞江直通大海,沿岸居民在海滩上置竹,以绳相编,根部插进泥滩中,浩荡的竹墙向吴淞江两岸张开两翼,迎接着随潮而至的鱼虾蟹。而那呈喇叭形的河口又唤作“渎”,故吴淞江一带被称作“沪渎”。陆龟蒙《渔具诗序》说得更为直接:“列竹于海澨曰沪,吴之沪渎是也”。

  与沪类似,汕头这一地名也源自渔具。汕也是一种古老的渔具,《诗经·小雅·南有嘉鱼》:“南有嘉鱼,烝然汕汕。”汕,即带有提线的抄网,用来捕捉小鱼小虾,是一种比较原始的囊袋状有把式的小型网具,主要用于内陆淡水,作业规模相对较小。艺学轩影宋本《尔雅音图》中有“罺谓之汕”的考证。汕与罾之类的提线式网具相似,但比罾稍小,灵活性似更佳。潮州一带俗称汕为栅薄,专指在江海出海口的岸边水域里设置的捕鱼设备。相对于栅薄这种民间俗称,汕已经是极为古老的名称了。

  盛文强说,《渔具列传》中,既有学术的考察,也有他虚构的传奇故事,他希望这样一个文本的组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乘积,甚至平方和立方,让读者在虚虚实实中,得到复合的体验,从而进入“浑茫之境”。

  关于海洋文化延续的记录

  盛文强将史书的笔法与虚构的人物故事相结合,写出了古老渔具的美感及其所承载的历史人文内涵,从体裁到内容都是一种文学创新。

  在盛文强眼中,渔具是古老东夷部落精神的孑遗,他对渔具历史的钩沉可以上溯到洪荒时代的海洋秘史,将渔具符号作为主体与客体共同的投影,竿、钩、绳的微妙变形都在无意中透露出现世之谜,隐含着质朴的美学特征,接通了原始的混沌精神,堪称对海洋渔业秩序的终极狂想。

  借由《渔具列传》,盛文强想为古老渔具作传,在真实与虚构之间,古东夷部落的渔具、渔猎谱系及其相关的传说,古今海岛生活图景,种种惊心动魄、荒诞不经,被他一支奇崛之笔和汪洋恣肆的文字表现的雄浑而旷达。

  当然,盛文强通过《渔具列传》,最想探求的是中国古典渔具细微幽隐的精神背景,并由此使古东夷部落的原始渔猎精神,在纷繁的渔具谱系中得以集束式释放,于是,《渔具列传》这个文本在多重阐释之下,显得更加葳蕤繁茂。


依托古城和海洋两大资源 定海培育壮大文创产业
2018-03-26 11:06:46

印有马岙土墩文化图腾的产品

  古代的陶罐、五畜之一的猪,当这些看似很平常的图案出现在手提包、保温杯、纸袋、T恤衫上时,却让人眼前一亮。记者近日在定海伍玖文化创意中心内的浙江彩田社动漫有限公司内看到,几十种印有马岙土墩文化图腾的产品整齐地陈列于展厅内,引来参观者的啧啧赞叹。

  马岙土墩文化属河姆渡文化分支,是中华海洋文明的源头。土墩中出土的陶罐等器皿经考证有6000年的历史。透过这些图腾,时光仿佛倒流,6000年前海岛先民们的生活和文化陡然间生动鲜活起来。

  “我们的创作理念是‘把河姆渡的历史带回家’。”舟山海洋文化动漫产业服务平台总监、浙江彩田社动漫有限公司总经理吕文聪表示,用河姆渡的图腾制作日常生活用品,得到很多人的认同,也让这些快被遗忘的东西又重新找到了它们的价值。目前,这些产品正处于样品打造阶段,完善后将投放市场。

  近年来,定海把文化创意产业作为新兴产业进行重点培育,出政策、建平台、抓特色、引项目。2017年,该区实现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22.6亿元,占GDP比重达到4.5%。

  通过制定出台文化产业十年发展规划和三年推进计划等政策文件,定海大力实施文化产业“133”工程。以定海城区和盐仓等为核心区域,成立文化创意中心、孵化服务中心、海洋文化产品研发中心及相应的产业园区。目前全区文化企业达到560家,其中规上企业19家。

  作为全市首家文化创意中心,伍玖文化创意中心共入驻企业50家,2017年园区产值达1.3亿元,累计开发海洋动漫衍生品百余种,并在中国国际动漫节、中国国际旅游商品博览会上多次获奖。在南洞艺谷,由红钳蟹公司建设的渔民画产业基地已经研发推广渔民画、漆盘等海洋文化产品40多种。这里还与驻南洞的省作协等15个文艺单位联合打造文创基地,与中国美院等27所艺术院校签约共建学生采风基地。

  “我们实施‘百名宣传文化人才’培养工程,累计培育和引进设计、策划、咨询等各类文创人才300余人。”定海区文化体育新闻出版局文化体育产业科科长徐应说,该区还创新专业招商模式,成立文化产业招商部,从上海、宁波等地引进文化企业。

  据了解,下步定海将全面提升文化产业发展竞争力,全力打造海洋文创产业园、定海古城核心区、南部滨海文化休闲湾等重点文化产业区块,提升非遗文化品牌,加强贝雕、船模、渔民画等非遗衍生品产业培育与创意设计。结合省级远洋渔业小镇建设,加快打造新建社区省级文化小镇,促进渔文化与旅游、体育、产业等紧密结合。做大舟山海洋文化动漫产业服务平台,加大设计、开发、推广力度,努力打造具有鲜明定海地域特色的动漫产业。

更多
问海百科
图书推荐